青阳网>精选>正文

P2P 大退潮:CEO 锒铛入狱,收割者悄然入场

2019-09-12 10:44:24 投中网 分享

如今,昔日的财富与荣耀都已烟消云散。整个平台独剩下高飞与另外三名工作人员,他们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准备在合规的前提下,重整旗鼓。

高飞说,老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他们得给老王留下一丝火种,等着老王归来,东山再起。

不管是吴凡,还是老王,他们都曾自以为是互金这个大航海时代的御风者。殊不知,潮退之后,他们不过都是政策翻云覆雨之间的一个个凡人。

放不下野心,挑不好时机,逃不出周期。

行业雷声轰鸣,阴雨密布,船长们最先沉沦,船员们也鸟作兽散,但还有那么一小撮人选择坚守。

2. 留守的从业者:买不起化妆品

曾有一家名为众达朴信的研究机构对 P2P 行业的从业者薪资进行分析。结果显示,2014 年 P2P 行业的薪资涨幅 20.2%,2015 年核心岗位薪酬涨幅则超过 30%。

另一份薪酬报告数据显示,正值 P2P 大火的 2015 年,行业总监层级年薪过百万,人力资源等职能板块总监年薪也可达到 60 万 ~80 万。

如今,这个行业风口消失之后,天地换了个模样。

" 算了,提起来就烦 "" 越干收入越低的趋势 ",一家 P2P 平台公关负责人徐梦叹息。

以前用契尔氏套装,一套五六百,现在只能用考拉上 99 块钱的四件套,徐梦对自己的薪资走向并不满意。

但消费降级不是最惨的,徐梦现在最担心的是裁员。" 天天听到这个平台倒了那个平台倒了,心里(能)不怕吗?" 徐梦认为公司裁员肯定先裁她们," 市场部门就是典型的花钱部门,行业不好,市场部门肯定是第一刀。"

一份工作干得胆战心惊,徐梦不是特例。

2017 年,王琪任职的第二家平台爆雷时,他正好在外面跟人吃饭,这才躲过了一劫。因为王琪从事的工作涉及违规,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干违规的事," 如果要是被逮了的话,我的问题很大的。"

已有过平台爆雷经历的王琪,在饭桌上收到同事通风报信,但还是坚持把饭吃完了。" 没有抖,只是心慌了一下,马上就清醒过来了 "。他没听同事劝告,偷偷跑回公司,第一时间想求证,看看公司是不是真的被查了。

刚到公司楼下,王琪就看到在抓人,担心自己被发现,王琪当晚便买了回老家的车票。

但仅过了一周,王琪就迅速返回北京了," 我跟你说,当时我特别怕会被抓回去,虽然第二周我就上班了,但是生活要继续的。"

返回北京后,王琪又加入了一家 P2P 平台,待了一年他又跳了。目前,王琪又选了一家规模不大,但背景实力不错的 P2P 平台。

虽然是细心挑选的,王琪仍不完全放心,他对投中网说:" 你们消息比较灵通,听到风声的时候,记得告诉我,我赶紧撤。"

几年前,P2P 是金灿灿的风口,薪资好待遇高,人人挤破头都想登上这艘大船。

如今,风口没落,一损俱损,P2P 平台数量的急转直下,直接导致原本依靠 P2P 为生的服务机构,遭遇到致命的打击。

王毅是一家培训机构的主管,从 2015 年到 2018 年上半年,他们的大金主只有一类——就是 P2P 平台。后来 P2P 行情低迷,一些原本感觉还可以的 P2P 平台 " 突然间爆了 ",与王毅合作过的 P2P 平台 " 不说死了有一半,也差不多 "。

做平台舆情监测的李刚也感慨,早期合作的 P2P 平台客户数目直接砍半,生意越来越不好做。由于有些客户是先消费后付款," 还有好多款收不回 "。

P2P 风起时,所有人一夜之间乘风而起。如今风停了,坠落者饱受煎熬。

但另一群人,却趁夜色微微,挑准时机入场,开始了最后一轮收割。

3. 精明的收割者:批发翡翠玉石抵债

" 清退的平台越来越多,我们的机会来了。" 做不良资产处置生意的吴迪笑着说。

P2P 接连爆雷,雷声之下是海量的债务,如何处置这些债务,成了所有平台的痛疾。

如吴迪这般嗅觉灵敏的捕猎者,马上找到了商机。

几次爆雷潮后,P2P 投资人在得知没法拿到本金情况下,一些人开始接受债权换取实物。一些正在清退的平台则开始提供翡翠玉石折换债权,吴迪就是给这些平台供货。

这时,吴迪们的生意机会来了。他们以低于市场的成本价批发了翡翠玉石,转手卖给 P2P 平台,赚取利差。

平台规模越大,拿货越多;成本越低,赚得越多。这是吴迪对于自己商业模式的总结。

目前,吴迪已与多家平台展开合作。随着合作伙伴的越来越多,他开始提供除翡翠玉石之外的商品,如手表、床单、被罩等实物,同时还兼职帮助平台做清退方案,债务对接等。

" 再不下手就没机会了。" 在 P2P 退场的尾声里,吴迪的生意越做越大。

除了实物抵债,吴迪还帮助一些存活下来的 P2P 平台对接存管银行。

按照监管要求,所有 P2P 平台不得私设资金池,必须进行银行存管,但平台在对接银行的过程中,对银行市场不了解,也会被蒙骗。

吴迪称自己手握靠谱的银行资源,便利用平台与银行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干起了撮合银行与平台的资金存管业务。撮合一单,可收 20 万。

但 " 收割者 " 远不止吴迪这类人,律师以及不良资产处置的玩家,也来这里收割。

" 十万二十万出个方案,说真的,有水平的方案,那个都是起步价。" 律师张正透露,有些已经入狱的 P2P 高管想要变更罪名,这是市场行情。

价格看起来奇高,但市场需求却旺盛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小青